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佛菩萨圣像 > 
  • 降生修行

    佛陀的家世
    在喜马拉雅山的南麓,有一条恒河的支流,名罗泊提河。古尼泊尔时在河谷两岸,散布了十个释迦族的小城邦,其中位于河东的迦毗罗卫城,由于政治修明,最为强大,成为他们当中的盟主。
      因为古印度社会阶级制度很森严,释迦族属高贵的刹帝利阶级之一,所以迦毗罗卫城和邻近的拘利城的释迦族人互通婚嫁,以保持血统的纯净。
    佛陀的降生
    佛陀父亲是迦毗罗卫城的城主净饭王;母亲摩耶夫人是拘利城公主。夫人临分娩时依照俗例,要返回娘家拘利城去。途中经过蓝毗尼园,她看见一棵无忧树,花朵盛放,正想伸手采摘,太子便诞生了。
    摩耶夫人那时年过四十,身体衰弱,生了太子七天后便离世。从此,她的妹妹波阇波提夫便负起了抚育太子的责任。
      净饭王晚年得子,后继有人,心中很欢喜,于是和有德望的婆罗门商议,为太子取名乔达摩·悉达多。
      其时,有一位隐居的修道者阿私陀,到来为太子占相,预言太子将来,若是在家,便成为转轮圣王;若是出家,必为觉者。净饭王闻说,不禁愁恼,深恐儿子他日会修行。
    童年的生活
    太子由七岁开始,每天须研习经典;年纪稍长,又要学习骑、射、剑击等武艺。 他虽然于文、武二途都渐渐得到很高的造诣,但他最喜欢的,还是思索人生的奥秘:
      生命从何而来?
      人生真正的目的是甚么?
      生命的尽头有没有归宿?
      这些人生问题,就算哲学家也不易解答,年轻的悉达多太子自然也难免迷惘起来。
      有一天,净饭王携太子到郊外游览。太子看到农人们在田中耕种,烈日晒背,满身泥浆,十分辛苦;耕牛拖着笨重的犁耙,弄得皮破血流,行动稍慢即遭鞭打;在翻开的泥土中,有些小虫受了伤,小鸟看到,便飞下来争啄。
      在大自然里,万物弱肉强食。小虫死,小鸟得而生存。生和死,互相依附。每个生命都是极短暂的,最后更不免要死亡。
      悉达多太子在绿油油的树荫下端坐默思,慈悯的心顿生,而出离世间的意念也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。
    太子的婚姻
    随着岁月的消逝,净饭王由于年迈力衰,希望太子能继承王位,又忧心阿私陀的预言实现,所以在太子十九岁的时候,便替他娶了拘利城的公主耶输陀罗为妃。
    奢华的生活
    父王为太子筑了寒、暑、温三时的宫殿和美丽的花园,又挑选了一些宫娥彩女来侍候他,希望透过奢华的生活享受使他不要生起修行的意愿。
      欢乐的日子,如行云流水般过去。但这并不是世尊所要追求的理想修行方式。
    毅然出家
    日后,太子得到父王的同意,带着侍从出游,在东门看见曲背贫困的老人;在南门看见痛苦呻吟的病人;在西门看见送葬中的死人,他看见了这些人生不可避免的苦难,不禁向随从说:
      「我非为众生脱离这生、老、病、死的苦才好!」
      不久,太子来到北门,遇见了一位修梵行的沙门;这时沙门看见他高雅的仪容,又听到他说出自己的修行,是为求脱离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痛苦,不禁连声赞许。
      自此之后,太子渴望出家修行。就在二十九岁那年,他的儿子罗睺罗诞生了。在一个午夜,他带着侍从,跨上巨马,默然出离了王宫,向城外驰去,然后进入一座森林,割断长发,脱去服饰,换上蓑衣,又遣走侍从。释尊从此成为一个修行菩提。
    访道悟道
    访求道法
    太子离开森林,再继续向东南行,到毗舍离城附近拜访修道者跋伽婆。世尊在苦行林中,看到许多修苦行的人,用种种奇怪的方法来折磨自己的身体。他们以为只要这样做,来世便可生天,享受快乐。但是不合理的「苦因」,又怎能得到合理的「乐果」呢?
      太子认为这种方法,决不能解脱生死,所以住了七日夜,便漠然离开了。
    拒绝回宫
    当净饭王听到太子已经出家的消息,心中很悲痛,立即派遣宫中亲信和大臣去劝籍太子,他们远远窥见太子在一棵树下端坐静思,便上前劝他回宫,太子回答说:
      「我修行,是要为众生解脱生、老、病、死的痛苦。立志坚定,先不回宫。」
      朝臣无奈,只好留下憍陈如等五人,陪伴太子学道。
    婉辞让位
    太子继续向南行,渡过了恒河的急流,来到摩揭陀国,在首都王舍城托钵。居民看到他的风姿,赞叹不已。
      国王频婆娑罗知道了,便请他入宫相会。当国王见到他的庄严容貌,听到他的深妙哲理,大为折服,恳切地要求释尊留下来教化人民,而且愿以王位相供养。
      但世尊一心寻求解脱生死之道,坚决地回绝了国王的好意。
    修持苦行
    世尊来到王舍城附近的一个林谷,拜访两位著名的宗教大师阿罗逻和郁陀罗,两人认为修道的方法是:应先出家,托钵为生,修行禅定。
      太子留在这里好几个月,禅定境界修得很高,但对解脱生、老、病、死之道,仍无所得,只好离去。
      辞别以后,太子来到尼连禅河边,迦耶山的南面,会合了憍陈如等五人,便在那里同修苦行,静坐沉思。
      太子每日或隔日进食一秕一米,后来还七日才进食一次,这种刻苦的修行,让释尊报身消瘦,皮骨相连;一直度过了六个年头。
    放弃苦行
    六年的苦行,仍未能解脱生、老、病、死。太子无奈,只好放弃这种修行,走进尼连禅河去沐浴,洗涤身上的积垢,还接受牧女牛乳糜的供养,因此身心的健康都马上恢复如初。
      随伴他的憍陈如等五人,认为世尊的道念不坚,悄悄地离开释尊,走到波罗奈国鹿野苑去继续修他们的苦行。
    降伏心魔
    世尊独自来到迦耶山,在一棵毕钵罗树下,敷草而坐,发誓说:
      「我若证不到无上正等正觉,宁可让此身粉碎,终不起此座。」
      他在树下静思解脱生、老、病、死之道,于成道前的一个深夜,在定中显现魔境扰乱,魔王派遣魔女来诱惑他,又令魔兵魔将来威胁他。释尊的道心坚定,始终不为魔境所动摇,结果魔王莫嚣,便隐没了。
    悟道成佛
    世尊降伏恶魔之后,摒除一切杂念,全力以赴去证道,在十二月初八日黎明,当明星照耀大地的时候,终于豁然大悟,彻见宇宙人生的真相,完成了无上正等正觉,获得了最高的智慧。此后被世人尊称为释迦牟尼。